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学习考试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文学读书 毕业论文 高考专栏 考研专栏

穷人家的“富二代”:时光已逝,情谊尚在,足矣

文学读书 时间:2020-09-13 23:26:00 点击: 来源:安徽大学生网
[导读]这篇流水账中,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与我提笔想写的文字早已南辕北辙了,但是啊,脑海中的画面感又一次次清晰的呈现出来了,时光已逝,情谊尚在,足矣。

今天一直在跟同学抱怨图书馆到大门口的路好长,走的甚是乏累。脑子突然不自觉蹦出个画面,从三年级到初三那七年翻山越岭走十四里路上学的日子。

一幕幕,恍如昨日啊!学校回家不光要走平路,还要上坡下坡,坡道大部分都是以石板路为主,稍不留神就会滑倒,也特别的费鞋子,平均下来一个月就会光顾一次鞋店。第一天上学,我就被冻感冒了。在领口的时候,风特别的大,长时间的上坡,加上又是秋老虎的九月,领口的那份凉爽绊住了我们的脚步,短暂的凉风抚平了燥热的情绪,但也送来了感冒头痛发烧的痛苦。值得快乐的是,那时候还没有出现现在的题海战术。所以在我头痛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我妈就让我上床睡觉了。但是作业还是得写的呀,四点多的时候我又从睡梦中爬起写作业,真的神奇,长时间的休息后,又是活蹦乱跳的小姑娘了。

上个学还是挺辛苦的,对于但是只有9岁的我来说,不光要背四五斤的书包还要早起上学。

刚去上学的那几年还挺热闹的,上学的人多,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路上哪哪都是人,黑漆漆的一片里,可能在哪就会冒出个手电筒的光,追赶又成了我们这小屁孩最大的快乐了,追上一个个前面的人,随便的胡攀几句,或是结伴而行,或继续追赶向前,向上一个目标前进。在中活动在春秋季的时候便于开展,在冬天和夏天的日子里就苦不堪言了,要么就是内衣湿透在教室里冰冰凉,要么就是大汗淋漓,但依旧还是乐此不疲。

上学的时候,我们都会从家里拿一点零食或者几毛钱,零食一定是留不到学校了,一般都会在离家不到一里路的地方给消灭掉,钱呢,一定会在去学校的路上花掉的,冬天买个辣条果冻,夏天一定首选是买个雪糕的,那时候的小随便雪糕才五毛钱一根,现在都没有看到过了。可能是带有当年的情愫在里面,以至于我现在吃雪糕依旧首选还是买大随便的雪糕。雪糕依旧吃着,随同的人却是变了,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加上自身成绩的平平无奇,很多人读到初三就外出打工。渐渐的,走这条路的人越来越少,等我初三那年就我一个人走路上学了。依旧是快快的走,步伐却不是那么的轻松,我胆子小,害怕一个人走路,尤其是到冬天,天黑的又早,地里有没有人,野兽时不时的叫唤两句,加上密密麻麻的树,想着恐怖画面,越走越急,时不时的还回头看上两眼。现在想想依旧是鸡皮疙瘩都竖起来。

初三那年,班级也开始分流,成绩不理想的就会进去职高学技术。我还是蛮辛运的,尽管成绩倒数,还是读了高中。那时候没有手机,流行起来的同学通讯录也是选择给了所谓玩的好的同学写了,很是遗憾。近两年,上了大学,手机自由后,与极少的同学也渐渐地恢复了联系,断断续续中知道了,当年的同学中,有的结了婚生了子,有的高中结束后参了军,有的还在继续深造……

日子浑浑噩噩的过着,马上就进入了高中,家中的变故让我与军训擦肩而过,这留下的后遗症间接影响了大一军训的身体协调,俗称的“顺拐”,闹出了不上的笑话,这当然是后话了。据高中的室友所说,当时他们是很排斥我的,但是以我大大咧咧的性格,如果不是她们告诉我,估计到今天也不会知道我曾被他们排斥在外。很能理解,我是在她们混熟之后再插到她们寝室的,我的到来,势必会给他们带来许多无法避免的麻烦。所以,到现在我的处事方式是不去针对排挤某一个人,可能我会对某个人的厌恶是深入骨子里的,我也只会要求自己尽可能的减少与他的接触。

想想我的高中生活,高一的生涯,我是不怎么快乐的,至少在上半个学期,我一直处于很焦虑的状态,莫名的伤感,常常难受的讯息翻涌而来时,除了哭还是哭依旧是哭,一点办法也没有。总有一群仙女从天而降啦,这时候就要非常的感谢我的前桌现在的饭友了,她属于那种无忧无虑的孩子,除了快乐还是快乐,那段青春期的焦虑给她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分班的时候,在我理科成绩还不错的情况下,在同学老师错愕的表情下,在家人不理解我的行为下,在我自己无法给我自己一个解释的问题下,我毫不拖泥带水地选择了文科,你要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也是两脑空空,或许就是冥冥之中天注定。就跟我喜欢听民谣一样,你说听民谣的姑娘都会有故事,可是我的故事又在哪呢?

文科的生活并不是平常人所说的平平淡淡枯燥乏味,在同学的书中我喜欢上了了到现在已有五年的大冰文字,知道了历史中的恒古至今,懂得了事物剖析要从不同的角度切入,明白了语文中不光有枯燥的之乎者也也存在着白话文的多情剑客,学到了数学上(-∞,+∞)的伟岸宽广……我是幸运的,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同学。前段时间和同学相聚的时候,一起回想着移动同桌的时光,日子真的过的好快,哪天我们依旧还是高中的那份打扮,不施粉黛,青葱中带着读书时的羞涩,一切多是那么自然美好。八月的夏天,西线无战事的店里留下了我们追忆的似水年华,打铁匠的咖啡馆里,一直说着苦涩的美式咖啡不如提神的G7咖啡甜蜜,真好,三年过去了……

这篇流水账中,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与我提笔想写的文字早已南辕北辙了,但是啊,脑海中的画面感又一次次清晰的呈现出来了,时光已逝,情谊尚在,足矣。

作者:潘婉静,在线大学生,安徽大学生网签约作者,版权作品,禁止转载!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