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学习考试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文学读书 毕业论文 高考专栏 考研专栏

每年这个季节,脑海中不自然地闪现那些年采茶的身影

文学读书 时间:2021-04-08 22:39:00 点击: 来源:安徽大学生网
[导读]茶与很多人而言,只是众多饮品中可供选择的一个。但对我来说,却是贯穿了我整个童年乃至生命的延续。

  茶与很多人而言,只是众多饮品中可供选择的一个。但对我来说,却是贯穿了我整个童年乃至生命的延续。

  家乡位于皖南的最深侧,四面大山环绕,层层叠叠。改革开放之初,为解决温饱问题,一座座荒山被开垦种粮。以至于现在生活条件有所改善后,放眼望去,依旧是远近交替地茶棵地里夹杂着苞芦,大豆等农作物。

  年幼记忆中,都是与茶棵地结缘的。孩童时期站在茶篮里由爸妈背上山,到了茶园后,找一个平坦的地方,铺一件不穿的衣服,用一根背部带一头系在茶棵树上,一头系在孩子的腰部,让孩子随意的在四周滚爬,吖吖自语,时不时的应答父母几句;大了一点后,也就随着父母背个小茶篮去茶园采茶。老古话讲“采茶拔草,不分大小”,这是大人常常训诫孩子的话。为了让孩童不“嘻”,不被鸟叫声吸引,不去找鸟蛋,不去拔笋,父母也是使出杀手锏,满足孩子的口欲。为了多吃一点甜酥的冻米糖、黄灿灿的苞芦粿…孩子也会加油使劲采。

  那个时候,学校在五一前后是有一个星期茶假的。前两天都在为终于不用上学喜上眉梢,后两天绝对会为度日如年采茶生活而愁眉苦脸,消极怠慢耍赖绝对会在后面几天轮番上演。

  少年时期,采茶的时间渐渐变少。尤其是高中三年,再也没去过茶园。去年疫情,刚好遇上茶季。上网课之余,上山采茶。一个弯又一个弯,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让我这个缺乏锻炼的人爬的上气不接下气。因为好奇,也随爸爸去邻村卖茶过,甚是辛苦,差不多在凌晨两三点的山路上就可以看到许多星星点点的光,那都是村里人拿着手电筒的赶夜路卖茶叶。

  十年前,茶依旧是家庭收入的唯一来源。“要想福,先修路”是人人都耳熟能详的口号。路不好,没有老板来收茶也一度成为茶农头疼的问题。“如何把茶叶卖出去?如何把茶叶运出去?”直到邻村的汪智利把汪满田茶叶品牌大“打出去”才得以缓解。这两年,茶叶品牌也增多了不少,茶叶的销售渠道也逐步多元化,茶叶的种类也不止于单一的绿茶,滴水香的制作技术也渐渐由试点到推广。于是乎,茶叶也不再是随意的简单栽培,而是采用绿色化无公害化的黄板灭虫技术。

  茶忙季节,村中是没有多少人的,都在茶棵地采茶,平时难以一聚的,就靠这相邻的茶园联络着情感。东家长李家短,手不停嘴不闲。

  孩童呢,也是相互的吹捧着在地里寻找到的宝物。听我爸妈说,他们那个年代谈恋爱的小年轻,都是在茶棵地里,一颗颗茶棵的合摘着,感情也就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

  白天热闹得是茶园,晚上喧嚣地自然是茶厂。几乎每家都必备滚筒、扭茶机和烘培箱。这就是爸爸们的活了,妈妈则是回家烧饭,各自分工。经常是,天都黑尽了,依旧炊烟袅袅。做出的茶叶是需要第二天拿去卖的。清明以后,茶叶一天一个价,跌的都心慌慌的,看到合适价格就赶紧卖,赶着回家继续采茶。

  离家远了,依旧清晰茶季的辛苦,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说的不是田园的桃源生活,而是只为忙碌的日子里多挣碎银几两,满足开门就要面对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复一日的采茶,手指上早以遍布茶渍,时间采久了还会裂开。现在我也不再去采茶,但茶早已融入我的血液。每到茶季来临时,脑海中依旧会不自然地闪现那些年采茶的身影,依旧会自然而然关注家乡的采茶的小视频。当看到一些小网红说一些有损家乡的话语时,也会愤怒的控诉上几句。

  茶,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个名词,精确地表述是个动词。不仅是对一捏一提简单操作,更多的是对茶融为一体的情愫。我爱茶,茶也亦如此。

  作者:潘婉静,安徽大学生网优秀作者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关键词: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