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学习考试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文学读书 毕业论文 考研专栏 高考专栏

待那缕缕炊烟升起时,我知道那是家的味道

文学读书 时间:2019-08-04 00:51:40 点击: 来源:授权发布
[导读]看着路旁草木随着车窗往后移动,心不由得又多了几许紧张和兴奋。紧张的是对那抹熟悉的乡音是否有少许模糊,开心的亦是终于可以高呼一声“呀,终于要到家了”。

曾在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回不去的叫故乡,去不了的叫远方。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对故乡的情感早已没余光中《乡愁》基调来的强烈;也在难以感受杜甫对故乡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思念。

看着路旁草木随着车窗往后移动,心不由得又多了几许紧张和兴奋。紧张的是对那抹熟悉的乡音是否有少许模糊,开心的亦是终于可以高呼一声“呀,终于要到家了”。车在山道中缓缓的行驶中,七绕八转,终于在柏油路的尽头回到了我们家乡的怀抱。

待那缕缕炊烟升起时,我知道那是家的味道

(图摄:潘婉静,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家乡啊,可是个百年老村,出过不少的读书人。相传在于公元1197年家湾徽州潘村避居于此,取名为西坑。山间的西坑,被高耸的山峦层层环抱,不被外界干扰相识。村民们民风淳朴,乐善好施。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享受着世外桃源的那份静谧。

虽说太阳早早地在他们的脸上雕刻着一道道岁月的痕迹,但是笑呵的开心依旧挂在脸庞。瞧,他们正在和我打招呼呢!“回来啦,你妈等你都等急了”,“你妈一大早就开始搞火腿了”,“搭什么车来的”,一声声招呼声唤醒了我的深处记忆。和大爷大妈们打好了招呼,心情舒畅脚步轻盈了不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再拐个弯,就要到家了。我听到了狗吠之声。哦,原来是小黄在欢迎我呢!嗯,我看到了它飞驰的身影,它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嘴巴发出呜呜的声响。抚摸着它的头,尾巴一摇一摆的同我回到了家。

此时,距离我上次离开家已经相隔了大半年。记忆中的家乡,孩提时候的家乡是最值得写写的。五岁之前,父母农忙之时,我是跟随着奶奶生活的。奶奶个子不高,身形稍瘦,总是穿着一件侧扣深蓝袍子。那袍子里啊,如同那潘多拉的盒子一样的奇妙,总是装着各种各样的零食,有时是一个桔子,有时是一块饼干,有时是一颗糖果。然而,与奶奶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记忆的日子尤为有限。2003年,奶奶离我而去。之后,上小学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公家度过。那里有玮哥,欢笑,嬉戏,争吵,打闹持续不断,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一番,好不热闹。在那,总能感受到家的温馨。每当夜色降幕时,,我总爱缠着母亲带我去外公家,打开橱柜,去看看今晚外婆又烧了什么好东西。

待那缕缕炊烟升起时,我知道那是家的味道

(图摄:潘婉静,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看到三两个小孩在刷着手机,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我来。用现在的话说,那时的我真的是一个彻彻底底、货真价实的女汉子。爬树,摸鱼,跳高,抓知了……只要想的到的,就没有我不敢的。更有趣的是,有段时间,只要我穿裙子,必定会在距家二三十米的地方摔倒,我不信这个邪,一次两次三次……,真的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啊!索性换条裤子,哎嘿,真的很邪性,再也没摔倒过了。那么,我的晚间时光也就开始了,捉迷藏、跳皮筋,摸黑玩的不亦乐乎。

现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城市,农村不在有昔日的热闹,但扎根在这的人儿,依旧有他的淳朴善良。真诚的目光在脑海中深深的印刻,每每回忆,会不自觉的深呼出一口气,心情舒畅,神精气爽。

山村的西坑,记忆中的故乡早以无法与现在相重叠。待那缕缕炊烟升起时,我知道那是家的味道,家乡在呼唤我。

作者:潘婉静,安徽师范大学皖江学院在校学生,安徽大学生网签约作者,未经同意禁止转。

关键词: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