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学习考试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文学读书 毕业论文 高考专栏 考研专栏

曾经以为走不出的日子,现在永远都回不去了。

文学读书 时间:2020-11-28 22:15:00 点击: 来源:安徽大学生网
[导读]那天,你开心的蹦跳着回家,家里突然来了很多的人,有一年都见不了一次面的二伯,熟悉的陌生的……只记得家里热闹的和过年一样,进进出出。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玩皮筋迷藏石桥下,姥姥又纳鞋坐院坝……”刘昊霖的《儿时》,曾经以为走不出的日子,现在永远都回不去了。

奶奶”是你至今开不了口的哽咽,熟悉又陌生。你说:抱歉,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到过去。你想回到十八年前,回到那年的五岁,你要去陪伴奶奶最后一段时间。“

那天,你开心的蹦跳着回家,家里突然来了很多的人,有一年都见不了一次面的二伯,熟悉的陌生的……只记得家里热闹的和过年一样,进进出出。你也开心极了,家里来客人了,意味着有好吃好玩的。

你被指引着走进奶奶房间,奶奶侧卧脸朝里,堂姐跪在地上哭泣。你问睡着了嘛,反应迟钝的你,却真的相信了奶奶只是睡着了,却不知道那一瞬间是永久的告别。家里人担心你会害怕,就哄骗着买火腿肠去找哥哥玩。经过堂前的时候,眼尖的你发现了壁橱的酸酸乳。二妈随着你的目光瞧见了那瓶牛奶,顺手递给了你,“拿去喝,婉婉”。直到现在,你依旧清晰记得盒子的模样颜色,石阶上你猛吸最后一口的表情,还记得不想给哥哥吃火腿肠把手别到背后的模样。

儿童终究成不了小大人,告别的那天,依据农村的习俗,会在鞋尖处订块布。吹啦打丧,你很开心,一蹦一跳。你催促着给你缝鞋的老太加快针线速度着急的穿上手上的小皮鞋。“你奶奶没有了,你还这么开心啊”缝鞋的老太冷不丁的给你来了这么一句,你没听懂也没理解,只看见了,有人在哭泣,有人耸拉着个脸,有人强按捺着情绪。你不懂奶奶没了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别人叫你跪就跪,叫你拜就拜,你听话极了,可是你还是不懂,只是神色有点木讷罢了。

后来啊,奶奶就真的离开了家。在离别的路上,下起了雨,雨势很大,姑爷在送行的小路上滚了下来,人群依旧是很吵很吵,但你只听见了表姐让姑爷从地上爬起来的声音,姑爷哭了,表姐也哭了……你在人群中看到了爸爸,撑着黑色的大伞。记忆又模糊了。

最近,你闲着无聊拍了个家门口的视频,表姐评论到“看到门口的洗衣板,又想起了坐在洗衣板旁边的外婆”,你说“真快啊,十八年了”。十八年里,你长大了,亭亭玉立。每次回家,村里的老人看到你,总是感慨,“要是你奶奶在多好啊,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一定很开心的”。是啊,可是又不是。

记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尽管幼儿心理学上讲儿童在学前期是短时记忆。可是你足够幸运,你记住了很多和奶奶的相处片段。你记得奶奶从藏兰色的袍子里变出小橘子,你记得你奶奶给你的老师烧轮流的供师饭,你记得你躺奶奶的臂弯里咯咯的笑,你记得你奶奶给你做的苞芦小零食……太多太多。

你是想奶奶的我知道,可是也只有偷偷的想,你看着仅存的几张照片,一遍又一遍的加深奶奶模糊的模样,你怕忘记了。终究,刻意的行为总是使模样呆板。你又有了小心思,在看望奶奶的时间里,总是默默的对着沉睡的奶奶说,“奶奶想你了,你要记得来看看我。”那次,真的想的狠了。在梦里和奶奶终于相遇,熟悉的新安路,你和奶奶欢声笑语……醒了,一切又开始零碎。

原标题:《儿时》

作者:潘婉静,在校大学生,安徽大学生网优秀作者

未经授权,严谨转载!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