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学习考试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文学读书 毕业论文 高考专栏 考研专栏

山间的风,古城的光——丽江游记

文学读书 时间:2022-01-19 09:22:36 点击: 来源:安徽大学生网通讯社
[导读]2021年1月16日晚凌晨1点半,在一片清寒微雨中,我到了丽江。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

从清晨到夜晚,从山野到书房,

等待不惧岁月蹉跎,不怕路途遥远,

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决定得仓促。在放假的第二天,便匆匆买了周五晚飞往丽江的机票。行程计划一概未决,只想着先去罢,到了再说。

就这样,2021年1月16日晚凌晨1点半,在一片清寒微雨中,我到了丽江。

Day1  束河而居

束河

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还是读高中时候。那时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网文——《不见阑珊 江南行吟》,不觉惊讶居然有人能将游记写得如此不俗而透满灵气。从此便记住了那个作者,谁共从容。

此后在网络上一路追寻她的足迹,知道了她的最后一站,束河。

“春柳和浮云都懒散的地方,亦乡亦野,亦市亦隐,束河而居”她写道。

算来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是的,我来这就是为了找到她。

三年前,我将她所写的游记通通都收集了起来,打印并排版装塑成册。这次来束河,我将这本简陋的“书”一并带着,无他,只是想给她看看。

我想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自那篇文章而开启的灵魂之旅,对我而言意义多么深远。

九鼎龙潭、飞鸟与鱼、四方听音……她文中所提及的地名,此刻均在我触目能及的周边,我甚至觉得或许转过某个小巷,那家熟悉的客栈名便会惊喜地跳到跟前来。

然而我终究失败了。在这个六年前的旧址上,我看到的不过是一片空空如也的废墟。

不过既然来了,总还是要找个落脚地的。一路走走逛逛,挑了个最顺眼的住了进去。

已经下午三点,背着背包游荡了一天,真的是累了。和衣歪在床上,一念及落空的期望,不禁感到沮丧。电光火石间,突然想到在淘宝里搜搜她家的青梅酒,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果然。

怀着小激动的心情,我赶紧给卖家留言,意外得到自动回复,那是一个手机号码。

迟疑了会,我还是拨打了号码。

一阵似乎穷尽希望的忙音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干净的声音。

我鼓起勇气。

“可以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说。”

“请问,你是从容吗?”

那边顿了一下。

“是呀。”

终于,终于。

故事到这里就该圆满地结束了,我也该满心欢喜地去拜访年少时的“偶像”了。

可惜从容她人在昆明。

于是我去了她家新店,点了份纳西烤肉,打了四两青梅酒。

青黛色的酒瓶还是挺好看的,像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手里提溜着的那个。

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毕竟听到声音了不是。可好听咯。

很快就入夜了。束河的夜很静很静。将近九点,店铺便纷纷开始铺木板封门。偶有几家清吧还在营业,街上略显清冷。

转了会,便回客栈找老板喝茶去了。

Day2 泸沽湖

初见泸沽湖,最先想到的是川端康成那句。

“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猝不及防,穿过山间隧道,那片蓝玉般的镜湖便乍入眼帘。

车在盘山公路缓缓下行。我总忍不住贴近车窗,深浅不一的绿顺着风抚过的纹路,生动地起伏,一折一回,一高一低。

车行至山脚下。在那处名叫情人滩的地方,成群的海鸥在湖面上游嬉。岸上行人换了一茬又一茬,那些近岸的海鸥总能轻易得到游人的投食,而远处零星的数只则不近人前,显得遗世而独立。

近岸的湖水澄净无杂质,透如琉璃。阳光洒在湖面上,映着七色流转的光霞。时而鱼儿摆尾,水面荡开圈圈波纹。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坐了船去湖中心。水极清澈得绿,稍远一点就看不到底。水下一片安宁,以至于蓝到深黯的水底,总莫名地以为那里蕴藏了无数杀机。试着把脸贴在水面上很近很近地窥视它,会突然间忘了呼吸,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会将灵魂吸入那深湖魅影之中。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Day3 大研古镇 

红尘繁华。舞低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

Day4 玉龙雪山

去雪山途中结识了琼,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

她居然全程管我叫“姐姐”!伐开心。

早上七点,夜幕笼罩下的圣山只能瞧见隐约的白雪。八点刚过,天空开始明澈。八点零五分,第一缕阳光攀上峰顶。依照导游所教的,我将十指合拢,左手覆上,三拜祈福。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随后我们转车先去了蓝月谷。甫一见到那片幽蓝,就知注定已是回忆中抹之不去的亮色。

雪山下的白水河三色交辉,波光澄澈。

映带着雪山的倒影,静如太古。

琼手舞足蹈,小心地敲下了湖面一块碎冰,捧着像个孩子般,欢快地让我给她拍照。

爱笑的女孩运气总不会差。

在玉龙雪山,乘坐索道缆车可以抵达4500米的高处,剩下的路程就要靠自己一步步地登上去,直到4680米的最高点。

然而,在空气稀薄的高原上爬这接近200米的垂直高度,谁上谁知道!

我和琼走走停停歇歇,花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登顶。

一直遥望的主峰,此刻就在眼前。

云将天空随意地劈作两半,明晃晃的阳光与皑皑白雪互为映透。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琼旋转着录了段雪山的视频,并配上欢脱的“雅鲁藏布江”音乐,称今后心情不好时只要一听到这段旋律就会变得开心起来。

致敬咱们这段革命的友谊!

Day5 燕返

一程山水。从飞机上朝下看,分不清远处是云是幻是山。

一路单曲循环燕池的《客从何处来》。

1月21日下午四点抵返武汉,终是结束了这五天五夜的旅程。

后记:

我想如果在城市中找不到出口,不妨试着来此。也许远离故乡,千里放逐,长路迢迢,不过是一个醒来就是局外的梦。

作者:安徽农业大学20茶学三班周玮

安徽高校新媒体矩阵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