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就业
就业动态 就业指导 就业政策 招聘信息

月入8000元!安徽女外卖骑手:我赚得比男人多,老公都羡慕我

就业动态 时间:2020-04-21 10:26:11 点击: 来源:阜阳公众网
[导读]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大概因其有些不言自明,以至于没有人主动提及——这个最大的共像是:男的。今天,阜阳公众网要带大家看看,阜阳一位女外卖骑手的一天。

“假如在脑海中速写一幅外卖员的画像,会是什么样子?”

头盔、电动车、制服、外卖箱、行色匆匆、“我马上到…”大家的答案不尽相同。

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大概因其有些不言自明,以至于没有人主动提及——这个最大的共像是:男的。

今天,阜阳公众网要带大家看看,阜阳一位女外卖骑手的一天。

我叫郑允,今年40岁,阜南县人。

我在老家送外卖两年了,县城里只有两位女骑手。单子多的时候我可以挣到八千多,这的平均工资差不多3000元。

二十年前的我很瘦,现在变胖了,皮肤也粗糙了很多。我的学历不高,结婚后曾在广东、杭州、北京多地打工,做过鞋厂女工、造纸厂工人……

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渐渐意识到只有接受好的教育,孩子们才不会重蹈父母的老路。

为了能陪伴孩子,我回到了阜南老家。刚开始看到街上骑着电瓶车、背着餐箱的人,并不了解这是什么职业。

现在,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刚做骑手时,很多人并不看好我,他们认为这种活应该是男人干的活,女性做骑手太累太苦,但是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记得最初送外卖时我哭了好几次,阜南不像大城市,城中村众多,没有明确的小区名,单元楼也没有明显的标注,让我这个新手吃尽苦头。

有一天晚上,我因为路况复杂没有按时配送成功,最终客户拒绝我的配送并投诉了我,我的眼泪瞬间控制不住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把客人不要的鸡排拿给10岁的女儿吃。女儿非常高兴地说,“妈妈你又给我带好吃的啦!”

由于身穿宽松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头盔,我常常被人们认作“汉子”。

尤其是去卫生间的时候,人们可能觉得我是误闯女厕所的男骑手,更严重的是曾经有保安训斥我上错了卫生间。

每次我都会把头盔摘下来,把马尾露出来给他们看:我也是女性。

跟孩子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上班前,女儿时常会紧紧抱着我,在我的怀里“黏”一会。

有时我去学校接她放学,会害怕给女儿丢面子。女儿告诉我,她的妈妈很努力,她的妈妈是的妈妈。

我们一家人住在一处合租房内,每个月300多块钱的房租,和其他两个租户家庭共用厨房和卫生间。

我们的房间不足10平米,一家四口居住在一起。这个地方是学区,我的女儿可以就近在不错的学校读书。

虽然我经常会早上7点就出门工作,直到晚上10点多回家休息,但是期间我会有一部分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比如下午2点后,我会抽出时间回家,给孩子们准备晚饭。

我的大儿子考上了大学,正在读大三,女儿今年12岁,在读六年级,学习也不错,很多朋友都羡慕我有这么懂事的孩子。

我们家只有一台智能手机,是我用来接单的。疫情期间幸亏儿子在家,这样妹妹可以用哥哥的电脑上网课,在家学习。

在阜南这个小城市,我挣得比很多男人还多,我老公有时都羡慕我。

我现在的心愿就是儿子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女儿能够读好一点的初中和高中。

未来,我会继续在县城做骑手,跑下去。

我想争取供出两位大学生来,我的孩子学成归来后,也能为家乡做点贡献。我们都要靠自身的努力去迎接美好的生活。

原标题:月入8000!阜阳女外卖骑手:我赚得比男人多…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