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公益
公益速递 大学生公益 公益活动 环保自然

15年捐30余万!"破烂教授"走了 结婚时捐1000元作为结婚纪念从此便上瘾

公益速递 时间:2019-10-18 21:27:00 点击: 来源:齐鲁晚报
[导读]家里用着捡来的家具,身上穿着岳母留下的花棉袄,但15年来他却累计义捐30余万元,救助灾区、救助贫困孩子,去世后捐献器官,“死后继续为人民服务”……

家里用着捡来的家具,身上穿着岳母留下的花棉袄,但15年来他却累计义捐30余万元,救助灾区、救助贫困孩子,去世后捐献器官,“死后继续为人民服务”……10月15日0点,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退休干部、研究员林甘病逝,享年86岁。10月17日上午,林甘教授的遗体告别会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进行,林甘生前决定把遗体捐赠给齐鲁医院。

一次捐数十件新衣服,对自己却十分吝啬

林甘是福建福州人,1933年出生,作为省农科院的退休教授,住在省农科院四宿舍。

多年来,他的捐款远到印尼、舟曲、汶川,近到平阴、明湖中学,少至几百元,多至上万元,自1998年以来用于公益事业的捐款累计已达30余万元。2005年,林甘被评为十大“山东好人”。

林甘夫妇曾不顾天气严寒,亲自跑到服装店,花1000多元钱购买了20件新衣和16条保暖裤,无偿捐赠给特困大学生。然而,在帮助弱势群体上很是阔绰的他,对自己却是相当吝啬。家里用着捡来的家具、身上穿着一扯就能烂成布条的衬衣。老伴李杰说,“家中的日光灯都是在街上捡的,自己扯上电线便再利用了,四方桌是从我原来的家里搬过来的,这个橱柜是朋友送的。”也正因此,林甘有了个“破烂教授”的绰号,他戏称自己节“捡”持家。

“1998年我们俩结婚的时候,一起捐给红十字会1000块钱作为结婚纪念。后来他却捐上了瘾。”李杰说。

2002年,平阴干旱,老两口捐出一年的工资12000元;2003年为抗击非典捐款2000元;2004年8月,得知残疾人刘冰心的感人事迹后,他捐款4000元;2005年,向夏津县精华聋儿语训希望学校捐款10000元,向印度洋海啸灾民捐款10000元。受老两口捐助的孩子更是不计其数,仅捐助明湖中学的贫困生便有14次,还有18张全国各地汇款单回执,从400元到4000元都有。

自筹资金搞科研,身后事看得很淡

“如果走进他的世界了解的话,确实是一个善良的老头。他研究疫苗,捐款都是为了帮助别人,他在做一个梦,我也想努力圆他这个梦。”在李杰的眼里,林甘就是“生活上的白痴”“一根筋”,只会搞科研、做实验。但不论是搞科研还是做慈善,林甘都得到了李杰的支持。

从1987年开始,林甘就不再要国家科研基金,自筹资金搞科研。

他的特立独行注定不能得到周边所有人的理解和支持。以前常有农民带着病猪、病羊和病家禽摸上门来找他治病,却经常敲错门,为减少对邻居的打扰,林甘在楼道贴上指示牌,一路指到他四楼的家门口。“老林是省农科院畜牧所退休的,用红笔在门口标记主要是为了方便很多养殖户来找他,他被称为‘鸡祖宗’‘猪八戒’,只要是小动物得病了找他,基本都能治好。”李杰说。

林甘曾说,9年间,经历过的失败不知多少次,直到1996年终于研究成功。2002年他研制的“免疫增效弓形虫灭活苗”通过济南市科技局组织的成果鉴定。

2013年,林甘被诊断为原发性肝癌。当时,林甘就希望在百年之后,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齐鲁医院复检说癌细胞已扩散,等过世后,器官可以捐献给需要的人,现在都报道眼角膜紧缺。器官也能用作科研,帮助更多的人。”林甘曾说。

捐献身体器官,李杰也无异议,“一辈子风风雨雨的,身后事也看得淡了。器官可以惠及更多人,不能浪费了身体这么好的材料,我也能理解。”

对话家属——他想把正能量传递下去

16日,林甘教授家,不太宽敞的客厅里除了林教授的老伴、儿子、儿媳,还有他当年收养的孩子等人。不时前来吊唁的人们,让在场的所有人,几度陷入悲恸的氛围里,久久难以平息。在与林教授的老伴李杰(以下称李)以及他的儿子(以下称林)近一个小时交谈的过程中,说到伤心处,他们便泪目难掩,数次哽咽。

一路走来,半生做慈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做慈善影响到生活质量了吗?

李:我们吃得很简单,穿得也很简单,记者来采访他,给他照相片,他穿的全是我妈去世前穿的。我妈90多岁去世的,她那个时候的小棉袄他都穿,我说不穿了吧,穿上不体面啊。他总是说,没事,老人衣服穿了长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有没有在公益方面有过意见的分歧?

李:也有。最后捐献遗体这个事我是不同意的。不同意,他是会给我发火的。

他说哪里的器官好,就捐给那些需要的病人。一开始是准备捐眼角膜的,他说他死了,要把眼睛留给另外一个需要的人。

默默奉献,受助者还不知道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次来送别林教授的人中,有他帮助过的人吗?

李:他不跟人家讲,病这么厉害他都不说,说这些都是形式主义。他说做事就不要去搞形式,踏踏实实地去做。我就说你看你做这么好,要让人家知道向你学习有多好啊。目前这些受助者还不知道。实际上,很多事情孩子都不知道,到最后登报纸了,孩子才知道。

接力传递,让正能量循环起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这种行为对子女有什么影响?

林:按说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生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省钱就光着脚去打篮球。那个时候穿的球鞋,鞋底磨破了,上面还有,自己就把这个鞋底融化了以后再修修,然后继续穿,这都是受我父亲的影响。

其实包括我儿子也受到父亲的影响,我儿子一直读到大学,读到研究生,上博士的时候,我去学校看他,他就穿着广告衫,前面印着饲料的广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他内心真正是怎么想的?

林:他说自己做了,就让人家也学着去做。他捐遗体也有个愿望,就是受捐者也要捐献遗体,往下传递正能量。他说我捐给你钱了,你学习慢慢就好了,你有钱了,你再往下捐,你再往下帮,他认为这是一个正能量的循环。他也不太注重荣誉,就是想把善事传播出去,让大家都去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吴浩)

原标题:热衷公益的“破烂教授”林甘走了,15年义捐30余万元

关键词: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