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创业
创业动态 创业指导 创业政策 创业案例 创业人物

合肥男子创业失败欠下高额债务 现在他正做的事更让父母焦心

创业动态 时间:2019-05-18 15:09:35 点击: 来源:安徽电视台
[导读]刘大姐是合肥人,儿子小杜今年也23岁了。可刘大姐告诉记者,儿子特别颓废,白天关门睡大觉,晚上出门去上网,疑似“网瘾”,这样的状态,已经有一年多了。

合肥市一位母亲发现,儿子最近几个月,白天睡觉,晚上上网,也不工作,这可把她担心坏了……

儿子创业遇挫折,母亲担心他一蹶不振

刘大姐是合肥人,儿子小杜今年也23岁了。可刘大姐告诉记者,儿子特别颓废,白天关门睡大觉,晚上出门去上网,疑似“网瘾”,这样的状态,已经有一年多了。

刘大姐:有时候他白天睡觉睡好了,夜里两三点钟出去了,上网吧了,他一走,我也醒了,再也睡不着了。你不知道我有好揪心!

据刘大姐介绍,小杜不是一直都这样,之前还有份正经工作,在房地产公司卖房子 ,做了一年多中介。

刘大姐怀疑,儿子是精神上受到了打击。她告诉记者,前几年,儿子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因为闹别扭不联系了,又过了好久,又联系了,刘大姐不知道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分手了。“因为儿子对这个女孩子比较上心,可能就这件事受到打击了。”

另外,刘大姐说,谈恋爱之后,儿子想多赚点钱结婚。2017年8月,他还找家里要钱,辞职跑去做生意。租了门面,加盟了一个卖房子的中介 。

可生意哪有那么好做,没几个月,到了2017年底,就亏本了。“就是讲资金周转不过来,他不跟我们说,大概就去借高利贷了,东家借西家还,越滚越多, 利滚利, 一下搞了几十万块钱”,结果还不上钱,小杜只能躲起来。

最后,要债的闹上门来,“门上喷字,门都堵上了 ,没办法进家。”刘大姐没办法,又心疼孩子,就帮着还清了高利贷,还了二十多万。

刘大姐:又不敢让他出面,出面怕人家打他,我们也不敢叫他呆家里。 还人家高利贷还掉有二三十万,做生意是二十多万,转让费都好贵。

虽然高利贷的事情解决了,儿子小杜也回家了,但那之后,儿子就彻底封闭了自己。“以前听听歌、唱唱歌,也跟你聊聊,但现在就彻底的不睬你。 ”

现在,刘大姐就担心儿子被暂时的困难击垮了,再也站不起来,浪费了大好的青春。

刘大姐:“毕竟他这个年龄,孩子不小,二十多岁了,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了,不讲要挣多少钱,最起码正常年轻人一样 ,正正规规上个班 。这简直都没法了,眼睛都快哭瞎了, 也不敢在人家跟前哭,哭人家会笑你, 一个孩子你都教育不好。”

儿子:不是不工作,是在做直播

记者跟着刘大姐回到家里。小杜在自己的卧室里。但是怎么敲门,他都不开。

无奈,记者只能隔着门和小杜交流。小杜告诉记者,父母不懂,他其实是在做直播, “父母他们不要着急,他们的想法有点不正常”。

小杜还说,自己有时候晚上出门去网吧,确实是去打游戏,但是是为了练习游戏技术,以后他想做游戏直播,“因为我们公司没有做游戏这一块的,我家里的电脑是玩不了吃鸡的 ,然后我就在网吧里面开了一下,试一试”。

对于小杜做直播的事情,刘大姐也知道。但她一直以为直播就是年轻人之间娱乐的一种小玩意儿,现在听说儿子把直播当事业,刘大姐觉得,太不靠谱。

小杜认为,是父母思想太落后,不能接受新鲜事物。他告诉记者他是有长远打算的,“我心里都清楚的很,你不要听我父母讲我没有什么打算,我不会去跟他们说这些东西的。”

小杜说自己已经和直播平台签约,也有一定的收入,认为这是一份正经的职业。“我做的方面有点多,我平常也会唱歌,也是个唱播”。

但是认真问起直播的收入多少,能不能养活自己,小杜又遮遮掩掩不愿意详谈。“我跟我爸原话就是,有我就多给你一点,没有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

至于父母担心自己日夜颠倒,对身体不好,小杜说,那没有办法,是直播这份工作性质的决定的。

小杜说,之所以去做直播,除了能赚钱之外,还给他带来不小的成就感。他之前无论学习工作生活中,都比较平庸。只有在直播中,大家给他点赞刷礼物,夸他,让他特别满足,比起上班他更喜欢做直播。

虽然小杜觉得做直播可以当做一份工作甚至是事业,可是刘大姐始终不能认同,“孩子不能融入这个社会,不能跟人去交流,我就不赞成,不是荒废他的青春吗 ?人一辈子有几个二十岁啊,我就是替他惋惜,心里面心疼嘛,就一个孩子怎么搞成这样子 ”。

母子交流少,代沟很严重!

其实,网络直播正在成为一种新兴的职业。虽然目前总体来说,鱼龙混杂,收入也不够稳定,正是大浪淘沙的初级阶段,但只要直播内容不违法违规,也不能算是走歪路。当然,坐在家里搞直播,跟父母眼中出门正经上班才是“工作”,差距很大。这就需要更多的沟通,来抹平代沟。

刘大姐也告诉记者,儿子从小就不爱跟家长沟通。长大了更是什么都不说,“ 所以我就感到伤心,自己孩子都不能跟你打开心说话,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女朋友,我们都不知道。”

而小杜则直接拒绝和父母沟通。他嫌父母观念陈旧,不能与时俱进。“ 如果你跟父母讲这个能沟通得了,那早就沟通得了了。”

好在小杜虽然不愿意开门,但是隔着门,他还是愿意和记者说说心里话。交流中,小杜的言语中透露出,对自己家庭的失望,他老是觉得父母帮不了自己。

小杜:我们家家庭环境你也看到了,我不可能指望他们去帮我或者怎么样,我都是自己去走的,这些事情我从小到大,从毕业出来,所有的事情,我没跟他们说过任何事情,都是我自己在做的。

但事实上,刘大姐之前先是掏了二十万给他做生意,又掏了二十万帮他还贷款。

当记者问到创业的事情对他可有打击,小杜告诉记者,“对我没什么打击 ,我说句很正常的,可能在他们看来,那个钱怎么样,可能很多,在我看来,你还年轻,你能挣的肯定比这个多,我觉得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提到父母出的这笔钱,小杜觉得伤自尊,又觉得父母对自己诸多抱怨,就是因为自己亏了家里的钱。“不是抱不抱怨 ,事实就是这样子,我心里面也清楚”。

因为缺乏交流,小杜甚至觉得跟父母感情一般般。“我从小就在外面住校,我上班也是白天在外面,就晚上回家见一面 ,你说感情有多深吗? ”

刘大姐:“他还讲跟我们没感情,白天没时间,晚上都到学校去看他 、想他。”

小杜 :我多大了,我是不是跟你们讲过很多次,我是什么年纪,你要让我这个年纪去获得多少的财富,我不是这种人,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承认 ,我自己什么样子我自己也清楚,如果我是那种人,我跟你说,说句难听的,我学历就不会那么低。 我懒、表达差,这都是我的缺点。

听小杜说了这么多,刘大姐很伤心。但是她表示,愿意为了儿子,做些改变,希望儿子能打开心扉接受父母。

儿子坚持做直播,父母同意先观察

记者觉得,小杜和刘大姐目前最大的分歧还是在于,直播到底能不能当一份职业来做?小杜能不能自力更生,养活自己?

由于小杜之前还是要靠家里,甚至就在过年期间,刷了信用卡还需要父母来还,所以,刘大姐根本不相信直播能挣钱,“在工作有可能就在敷衍我们,怕我们讲他就在敷衍我们”。

刘大姐说,过完年,小杜又总是睡觉了。

小杜:我之前有两个月没有工作 ,过年那两个月消费有多少,年轻人自己心里清楚,到老报馆喝一次酒多少钱,去宁国路一次多少钱。

当提到直播收入不稳定的问题,小杜说自己曾经把直播收入,给父亲杜大哥看过。可杜大哥觉得,那些收入很多都是虚假的,不能作数。

杜大哥:他那个是虚的,好比如你挣三万,人家给你刷卡点赞,然后人家朋友来,你又要花一万两万把刷回去 。人家捧他场,他要捧人家场。纯挣的,大概每个,也就几千块钱吧。干这个不是长久之计,你最起码到社会上去搞个自己的事业 。

两代人想法的碰撞很难说谁对谁错。但毕竟,小杜已经成年,自己的路要靠自己来走。于是,记者提出,刘大姐夫妻俩给儿子三四个月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看看他是否能够在网络直播世界中做出一番成就,刘大姐、小杜也同意了。

好在小杜并不是沉迷网络荒废人生,他和父母之间更多的是对人生不同选择的碰撞,但小杜已经是成年人,也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当然,如果这条路走不通,也希望他能及时调整 ,无论如何 父母会成为他最坚定的后盾 。

原标题:男子失恋+创业失败欠下高额债务,家人担心他一蹶不振,可他正做的事更让父母焦心...

关键词: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