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资讯
热点话题 省内教育 国内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基础教育

父亲重病去世欠下20多万 淮北准大学生暑假打工挣学费

热点话题 时间:2016-08-19 21:26:05 点击: 来源:淮北新闻网
[导读]家住铁佛镇黄集村的她,自幼就是父亲心中的宝。骑尿脖,玩游戏,买好吃的……在矿上工作的父亲休班的日子,就是黄元玲的节日。
  

黄元玲干起活来很是勤快。

  黄元玲干起活来很是勤快。

  据淮北晨刊报道,世界再大,大不过一颗心;走得再远,远不过父亲温暖亲切的目光。父亲去世后,黄元玲的梦想就变得遥不可及。

  在19岁的黄元玲心里,父亲就是一座大山,可以依靠,可以无忧无虑。

  家住铁佛镇黄集村的她,自幼就是父亲心中的宝。骑尿脖,玩游戏,买好吃的……在矿上工作的父亲休班的日子,就是黄元玲的节日。

  然而,2013年11月21日,却成为黄元玲心中的痛。因为那一天,她心中的“山”,倒了。2012年9月,父亲黄坤山查出是胃癌晚期,卧病在床一年多,最终撒手人寰。

  那个最疼自己的人走了,黄元玲觉着自己成了池塘里一株浮萍,没了依靠。

  为给父亲治病,家里欠下20多万元的外债。母亲来到县开发区电瓶车厂打工,姐姐也辍学打工挣钱,支撑着黄元玲和哥哥继续他们的学业。

  黄元玲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才走出失去父亲的悲恸,将精力用在了学习上。今年高考前3个月,她做了个噩梦,第二天就接到了邻居的电话:母亲骑电瓶车上班时摔伤了。

  看到胳膊缠着纱布的母亲时,黄元玲哭了。“妈,我不上学了,我不能那么自私,让你过得那么苦。”

  “你不上学,我活着还有啥奔头?”母亲的泪水和斥责将她逼回了学校。

  这两年,姐姐远嫁昆山,哥哥在徐州上大学。勤工俭学的哥哥假期几乎都没回过家,为的就是能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减轻母亲的负担。每个月,母亲会给黄元玲三四百元的生活费,每一分钱她都花得很小心。母亲太累了,每月的收入除了要支付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和学费,还要偿还债务,实在是力不从心。

  今年高考后,黄元玲就开始了忙碌的打工生活。6月23日晚上,查到自己考了529分,只高出文科一本分数线7分,她心中很不满意。最终,黄元玲报了合肥学院会计学专业。

  她心中,最纠结的还是学费。

  暑假里,黄元玲在一家烧烤大排档做服务生,寄住在大排档对面的舅舅家,每月仅有800元的工资。在这个酷暑,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半,她要顶着烈日到大路上去发传单,为大排档招揽生意;五点半后,她要赶回大排档,帮着串各种食材的烤串,然后一直到凌晨一时许。每天在收工前,才能吃上晚饭,回到寄宿的舅舅家,轻手轻脚地洗漱后,就倒在了小床上,累得几乎失去了思考。两个月来,她晒黑了,瘦了,手上多了穿烤串时被铁钎子扎伤后留下的疤痕。

  8月12日中午11时许,在这家烧烤点记者见到了等候在此的黄元玲。身材高挑的她扎着马尾,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因睡眠不足,有些疲惫和血丝。

  “很久没见到哥哥了。”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他会送我去上学。”

  她说,高中能坚持下来,就是总感觉爸爸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很温暖,想起爸爸的时候。”

  黄元玲的声音很动听。“曾经有老师说,我有声乐方面的天赋,我也特别爱唱歌。爸爸不在了,我几乎就不唱歌了。”她姣好面容上有着抹不去的淡淡忧伤。

  她说:“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我觉着当下最重要。梦想,对我来说,是不是有些奢侈?比如眼下最紧要的是筹集学费。妈妈攒了一些,我打工挣了些,舅舅和姨们会凑些……能不能筹集够,还是个未知数。”

  前些日子,母亲利用休息日来看她,心疼地说:“咋恁瘦了?一定要多吃饭啊!”

  “其实妈妈更瘦,也老了许多,头上有好多白头发了。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妈妈挺漂亮的,现在憔悴了好多。”泪水冲上了眼眶,黄元玲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在忙碌的暑期里,她还会翻看借来的与会计有关的书籍,那些枯燥的公式和大串的数字,却让她乐此不疲。“为大学做些力所能及的准备吧。”

  “大学,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望着初秋里的蓝天白云,黄元玲的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憧憬。

  记者徐志勤实习生周春煦通讯员张锋摄影报道

  原标题: 黄元玲:大学,梦想开始的地方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