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公益
公益速递 大学生公益 公益活动 环保自然

一封来自合肥学院血癌大学生的求助信,愿早日康复!

公益速递 时间:2016-02-22 22:04:30 点击: 来源:凤凰安徽
[导读]作为一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发生这种事真的很令人痛心,但张真的乐观态度让每个人都为之感动,事迹在网络传开后,许多网友纷纷支持。
一封来自合肥学院血癌大学生的求助信

大学生张真

曾经的家

我 叫张真,家住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镇金地村。一名正在合肥上学的大学生。农民家庭出生的我,父亲是一名朴实的庄稼汉,母亲学得一门裁缝手艺,凭借手艺活在家开 了一件铺子补贴家用。母亲自幼学习成绩优秀,但无奈家境贫寒,半途辍学回家。正因如此,父母把所有期望寄托于我一个独生子身上。母亲把铺子开到镇子上最好 的小学初中旁边,只希望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在省重点高中读书的日子母亲也不忘时时监督和教育我,如今正在上大学的我更清楚身上的责任,毕业后我要让父母 过上好日子。

追求不平凡,依然平淡无奇;有过那么多的梦想,却已无法继续追寻。如今,我已经学会了接受现实,也学会了接受病痛。但依然心存理想,自救,重生!

——张真

父亲右耳失聪听力受损 母亲深受腰腿疼痛折磨

21岁生日前两周 我被确诊得了白血病

我至今都记得我血液查处问题的那一刻

医生让我出去回避一下,他有话要对母亲说。我当时就联想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我很平静。我出了医生办公室,没有选择正对办公室的那张椅子,反而多走了几步路,直到我听不见医生说话为止。几秒种后我听到“咚”得一声,我也猜到,是母亲摔倒了。

我没冲进去扶她,在外面等她出来。母亲出来后,脸上写满的都是故作镇定与精神崩溃的抗争。她不敢看我,我上去扶住她,我告诉她“你儿子没事,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好的”

下午从市里赶到省城的安医附院,我自己挂的号,我甚至没问自己什么病,只问了医生一句话“能不能战胜它?”医生说“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来到住院部躺下后,医生在我手带上写下了“AML”。我不懂它的含义,三天后我终于忍不住上网查了一下:AML--急性髓系白血病

化疗期间 我在病床上思考 期待重生

一封来自合肥学院血癌大学生的求助信

患 病之初,内心最深的感触就是作为一个儿子的不孝顺,这个年纪,虽不能马上的给家里面创造财富,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却将父母给予的最重要的、自己的身体遭受 如此大的破坏,这是一种失责、失职 更别说后期的起居照顾、医疗费用,这些个巨大压力,都要统统压到父母的肩上,当时的我悔恨不已,心情极其失落,面对这个疾病,我可以乐观和积极的接受治疗 和恢复,但是对于自己的父亲母亲,真是无法直面的心疼与懊悔。

我几乎每日每夜都在思考,这个世界是不是公平的,老天爷是不是公平的,为什么 平时不熬夜,不抽烟喝酒,避免所有陋习 反而坚持体育锻炼,时时刻刻牢记父母嘱咐,最在意身体健康的我,却还是被疾病的魔爪抓住,为什么是我得了白血病,是我做了坏事所得的因果报应,还是我的命 运就是如此,逃不开,躲不过,我是谁啊,当初我隐瞒父母,利用一个暑假的时间和好朋友一起在外体验生活,也有过几次随心而动的说走就走,我参加各种组织各 种活动,我去给农村的孩子们上课,和同学一起给农民朋友宣教,我拿着相机说,祖国的大好河山,我都要一个个去自己记录,我要让别人看到的上海外滩、徽州古 迹还有新疆内蒙各地的秀美风光都是出自我手。

我周末去参加兼职,锻炼的同时还让自己的手头宽松一些,我和同学组队参加各种比赛,大学两年来的证书有三十多份,我每天都很忙碌,每天都很充实,可是这离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有好大的距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去做,好多可以完成的梦想,现在已经暂时无法实现了。

因此,我期待自己康复和重生,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亲人,为父母!

骨髓移植在即 天价手术费成巨大阻碍

几次化疗,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如今更大的阻碍又摆在了我父母的面前,巨额的的手术费让这个家庭感到绝望。父亲几日间一直再为筹集手术费奔波,亲戚朋友的钱借了个遍,也无法凑够初步估计的80万元手术及医药费用。

一封来自合肥学院血癌大学生的求助信

身体力行 我要救我自己

如今我化疗结束待在家中修养,对于四处借钱也是无能为力,只好通过网络平台,扩散我的消息,来让众多的好心人知道我的近况,并且恳请伸出援助之手,所有的压力不能只担在父母身上,我也要身体力行,救我自己!恳请好心人帮助我和我的家庭度过难关!

一封来自合肥学院血癌大学生的求助信

作为一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发生这种事真的很令人痛心,但张真的乐观态度让每个人都为之感动,事迹在网络传开后,许多网友纷纷支持,目前获得了一定的善款,让我们转发让更多的人为张真祈福,愿他早日康复。

愿生活积极,愿感动常在。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