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学习
考试考研 社会实践 海外留学 读书感悟 毕业论文

揭秘:十大元帅中唯一大学生出身的元帅是哪位?

读书感悟 时间:2016-02-11 20:58:33 点击: 来源:长江日报
[导读]在新中国十大元帅中,只有罗荣桓是大学生出身。在25岁前,他一直奔波在青岛、武汉、上海、广州等地求学,想当工程师,立志实业救国。

  记者冯欣楠

  在新中国十大元帅中,只有罗荣桓是大学生出身。在25岁前,他一直奔波在青岛、武汉、上海、广州等地求学,想当工程师,立志实业救国。

  今年4月初,罗荣桓的儿子、前二炮副政委中将罗东进来汉作报告,他回忆说:“我听父亲说过几次,他说能去教书最好,最大的愿望是当个老师。”

  1927年4月,罗荣桓到武汉大学前身——武昌中山大学求学,在这里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度过了最后的学生生涯,投笔从戎,走上革命道路。到他当年7月离开,罗荣桓在武汉来去匆匆不过百日。

  武汉大学原档案馆馆长徐正榜曾经主编《老武大的故事》一书,其中一则讲述罗荣桓在武汉读书的经历。徐正榜认为武汉经历是罗荣桓革命生涯的转折点。

  罗东进说,“父亲一直觉得自己是近视眼,不适合从军,却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参了军,也没想到会在军队里干一辈子。”

  补考插班进武汉大学

  上世纪20年代,罗荣桓在青岛、广州等地辗转求学,在学校参加和组织各种学生运动。

  1927年初,已经回到家乡湖南衡山寒水乡南湾村的罗荣桓,突然收到好友彭明晶的来信,信中说,他已离开青岛参加北伐宣传队,随北伐军由广州来到武昌,转入中山大学,建议罗荣桓也来这里读书。

  彭明晶是四川安岳人,在青岛念预科时和罗荣桓同学,在成都上中学时曾受到恽代英的教诲,思想进步,生性活泼,品才又好,与罗荣桓是青岛大学学生会的负责人,他们共同领导全校学生参加“五卅”运动,在反帝爱国的革命斗争中结为好友。

  好友彭明晶此时的来信和建议,让罗荣桓又喜又忧。喜的是他的追求知识、上大学本科的夙愿有望实现,忧的是他在家乡刚刚发动的农民革命运动是否还能坚持下去。

  经过反复权衡,罗荣桓选择到武昌求学。

  那年4月14日,他动身前往武汉,为了避免意外,他在这天夜里,由一位农会积极分子护送,秘密出发。临行前,他回到家里看看已经熟睡的刚刚半岁的小女儿,俯下身子亲了亲,然后告别家人出发。罗荣桓到达武汉后,通过补考,插班进入武昌中山大学理学院一年级就读。

  在武大加入中国共产党

  罗荣桓进入武昌中山大学时,正碰上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革命处于危急中,全校师生投入到反蒋、讨蒋的革命工作,因此课上得很少。

  此时的武汉,从外表看革命气氛依然热烈,但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政治舞台上乌云翻滚,一场摧残革命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时年25岁的罗荣桓积极参加各项革命活动,表现出非凡的组织才干。经昔日好友、如今又是武昌中山大学同学的介绍,1927年5月,罗荣桓在中山大学加入共青团,担任团支部组织干事,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

  在1983年版的《老武大的故事》中,记录着罗荣桓在老武大求学的3个月里,一方面抓紧时间学习功课,学习外语,一方面积极投身革命活动。

  1927年5月22日,罗荣桓参加了全校学生在理科演讲厅举行的隆重追悼南北烈士大会,中共一大代表、武大校务委员李汉俊教授在会上发表演说,“常有 一般号称革命同志,均自以为我是重要分子,我不能随便牺牲,牺牲了必须有很大的代价,这完全是错误的思想,我们必须无论何时何地,均必须有牺牲的决心。”

  追悼大会悲壮激烈,“打倒一切反革命派!”、“继续死难烈士精神”等口号响彻武昌上空,同学们久久不愿离去。

  离校前写了两封家书

  1927年6月15日,学校邀请鲍罗廷顾问、杨贤江、恽代英、孙哲生、何香凝等革命人士在罗荣桓学习的理科演讲厅演讲。随后不久,学校组织了“到农村 去”的宣传活动,罗荣桓所在的理科院系的学生,奔赴武昌县广大农村,开展宣传、演讲、调查等工作。在20多天的农村宣传工作中,罗荣桓的组织、宣传才能又 一次得到锻炼和发挥。

  7月初,罗荣桓接到中共湖北省委的通知,分配他到通城县开展农运工作。他服从党组织安排,放弃了当工程师的理想,临行前,他把心爱的教科书、英汉辞典,还有计算尺等都送给了同学。

  坐在教室的书桌前,罗荣桓给家里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父母,让他们再不要给他写信,因为今后行踪不定,生死未卜,希望父兄能帮忙他照顾从前包办婚姻娶的妻子颜月娥和小女儿的生活。另一封信是给颜月娥,告诉她为了革命他走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希望她改嫁。

  信发出后,罗荣桓投笔从戎,奔向革命,再也没回过家乡南湾村。

  1902年11月26日生于湖南衡山县寒水乡南湾村。1924年考入山东青岛大学。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0年后,参加中央苏区四次“反围剿”。参加长征,遵义会议后任红3军团政治部代理主任。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15师政治部主任、山东军区司 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1949年1月任第4野战军第一政委,参与指挥平津战役,主持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工作。1949年6月以后被任命 为中共中央华中局(后为中南局)第二书记,华中军区(后为中南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曾任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人民解放军总政 治部主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63年12月16日于北京病逝,享年61岁。

  武汉足迹

  1927年4月到武汉大学理学院就读,参加共青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同年7月离汉,被派往鄂南通城县从事农民运动。

  (记者冯欣楠 整理)

  旧址

  阔别武大27年后留影老图书馆

  1927年离汉后,罗荣桓没有回过母校武汉大学,直到1954年,利用养病休假的机会,他回到阔别27年的校园。

  武汉大学档案馆馆长涂上飚介绍,曾经接待过罗帅的老武大人现在基本已经故去,找不到见证者。“好在当时拍了照片,把瞬间定格。”

  回校的日子是1954年2月28日,武汉还是春寒料峭。领着妻子林月琴和小女儿在美轮美奂的珞珈山校园参观,身着长大衣的罗荣桓兴致高昂,走过山路登上老图书馆,在大门前留下了一张单人照。照片中的他,侧身长立,凝视前方。

  罗荣桓当年学习的教室、振臂高呼的礼堂等遗迹如今已不复寻,早已换成新的建筑。这张摄于1954年的照片,几乎成了他留存在武汉的唯一印记,见证了武汉大学在罗荣桓心中难舍的情结。

  今年4月,罗荣桓的儿子、前二炮副政委罗东进中将到武大做讲座,武大将这张珍贵的照片作为礼物赠予。

  (记者冯欣楠)

  后代

  今年4月初,开国元帅罗荣桓之子、前二炮副政委罗东进来汉做群众路线报告。下飞机后休息不过半个多小时,这位75岁的老人就接受了本报专访。

  父亲是元帅,自己是中将,原本对采访“红二代”颇有些忐忑,没想到罗东进开门见山:“想了解什么就问什么,我知无不言。”爽朗的语句,瞬间就打消了记者的顾虑。

  儿子罗东进:

  父亲告诫我们

  别当“八旗子弟”

  记者冯欣楠 通讯员张敏

  吓哭老乡被父亲关禁闭

  出生在1939年那个战乱的年代,一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罗东进一直断断续续寄养在老乡家,吃百家饭长大。“在沂蒙山区吃剌嗓子的煎饼,靠大爷大娘搁到嘴里头嚼碎了,像对小鸟一样嘴对嘴把我们喂养大”。

  与老乡的鱼水情深深印在罗荣桓的家庭里,容不得家里孩子们对老百姓的不尊重。“大约三四岁时,战士们缴获了一个防毒面具给我玩,我戴着给老乡的孩子们 看,却把他们吓哭了。父亲知道了,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还关了我一天禁闭。”罗东进说,想在回想起来,父亲是在点滴细节上要求自己。

  在不断的影响和教育中,与人民群众在一起,融进了罗东进的血液里。他记得,6岁时在烟台,有一次和妈妈上街,实在走不动,妈妈建议是否叫个黄包车,被他一口拒绝。最后,罗东进和妈妈一起走回了家。

  重走长征路感受父辈精神

  爬雪山,过草地,罗荣桓曾靠一根拐杖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罗东进说,曾经无数次问过父母,长征到底有多难,“但他们都不说到底有多苦,只是很简单地描述,跟着走就走出去了。”

  父亲罗荣桓曾经组建1万多人的第8军团参加长征,打过湘江后已不足千人,“可见过程多么惨烈。”但每逢问到长征时的艰难,父亲总是轻描淡写,“跟着走,就能走出去。”

  在罗东进眼中,父亲很少讲自己,问问长征时他干什么,他就说:“你们怎么总关心这些呢?那么多的革命先烈,牺牲了那么多的人,你们要学习他们啊,他们 才是真正的英雄。”后来看各种资料,罗东进知道,红军们过草地,后续部队根本不需要向导,“前面牺牲的战士就是路标。”

  2006年,67岁高龄的罗东进,牵头组织20多位开国元勋的子女,耗时近40天重走长征之路。“在此之前,我对于长征的了解并不比常人多多少。重走一遍去寻根,感受到父辈们当时的艰难苦痛与坚韧不拔,非常触动。”

  那一路上,为回报老区,重走长征路的活动组委会在长征沿线老区捐建爱心小学20所,爱心图书室100个,慰问了长征沿线老红军或者家属近2000人。

  罗氏父子对武汉的感情不言而喻:父亲罗荣桓曾在此求学,而罗东进1998年曾经带队到武汉抗洪。“我们和武汉都有缘分。”

  父亲辞世时,罗东进刚刚24岁。回忆20多年父亲的教诲,他记得最深的,是父亲的一句告诫:“不能忘记老百姓,别当‘八旗子弟’。”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