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生网

创业
创业动态 创业指导 创业政策 创业案例 创业人物

创业应否趁早? 如何冲破四大难关? 专家教路避开"盲井"

创业指导 时间:2015-07-27 10:09:21 点击: 来源:羊城晚报
[导读]7月22日,广东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工作现场会在广州举行,广州科创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广州有望年内出台“创客政策”,为单个的创业者找“组织”。

    常平科技园的一家企业正在开产品设计会议

  常平科技园的一家企业正在开产品设计会议 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 摄

  大学生创业首选送外卖难熬过3年

  创业应否趁早? 如何冲破四大难关? 专家教路避开“盲井”

  毕业季,创业季。

  7月22日,广东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工作现场会在广州举行,广州科创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广州有望年内出台“创客政策”,为单个的创业者找“组织”。这意味着,以后创业者们不仅可以获得资金、场地支持,还可以通过创客空间申请相关项目,享受更多政策红利。

  在此之前,包括官方、招聘平台、独立第三方先后发布多份调查报告,其中广东五成本科生有创业意愿、六成大学生创业首选送外卖等调查结果,亦使“大学生创业”再度成为焦点话题。

  对于很多大学生创业者来说,这恐怕是最好的创业时代:有政策支持,有不同的孵化器辅助,更有成功的创业经验作为借鉴。但这恐怕也是竞争最惨烈的创业时代:市场的蓝海已经很难觅寻,大量重复的项目一窝蜂地涌入,对人才和创新的渴求前所未有。

  90后大学生欢呼,创业要趁早;投资者则劝告,创业最好等而立。大众创业热潮之下,孵化器遍地开花背后,有人成功融资,更多人失败离场。大学生创业最大的问题出在哪儿?他们遭遇的人才、融资、政策难题如何破?高校创业教育工作者呼吁,大学生创业需理性引导和科学管理,创业教育更重培养人才而不是解决就业。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李妹妍 李国辉 陆德洁

  A 创业时代:“孵化器”遍地开花

  “去年这个时候,一个星期也没几次电话,到现在,光是咨询如何加入众创空间的电话,我每周都要接到八九个。”六矽科技(6CIT)众创空间运营总监唐毅俊笑称,现在创业有多火爆,从他接电话的频率就可以看出来。

  六矽是立足于广州大学城的创业苗圃孵化空间,专门面向年轻创业者尤其是大学生创业者,提供早期创业指导和创业服务。尽管六矽目前才进驻孵化了36个创业团队,但唐毅俊前后接触的大学生创业团队已经有150多个了。

  中大创新谷的运营经理江杨阳也表达了类似的感慨,今年上半年以来,想要联系进驻的创业团队数量已经有几百个,他每天都能收到十几封类似的创业项目邮件,“邮箱都要被挤爆了。对这些项目,我们都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审核。”

  事实上,随着创业成为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的新选择,社会对创业氛围的需求也催生了更多如六矽、中大创新谷一般的众创空间。这些众创空间通过为创业团队提供办公空间和基础设施,以及工商注册、财务管理、法律咨询、人力资源等基础服务,降低创业风险和成本,提高创业成功率。

  去年下半年,广州就迎来了一次孵化器的喷发式增长,创新谷、创客街、YOU+社区、一起开工社区、万科云创空间、黑马等近30家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根据广州实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倍增计划,到2016年全市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将翻番,达到120家,孵化总面积达到800万平方米。

  众创空间、孵化器遍地开花,“口袋兼职”的张议云、“礼物说”的温城辉、“兼职猫”的王旭锐、“超级课程表”的余佳文等大批大学生创业明星在其中脱颖而出。江杨阳认为,孵化器都有相应的资源圈,可以邀请有创业经验的人帮助刚起步的创业团队理出思路,为他们提供技术、商业以及融资等方面的实用培训,这些都加速了创业团队的发展。

  记者了解到,如果以拿到投资与否作为衡量标准,那些进驻众创空间的大学生创业团队,有相当的比例“活得还不错”。据唐毅俊介绍,目前在六矽,已经有 11个团队成功得到了投资,最高的有3000万元,最少的也有100万元。“大概有1/3的项目拿到了融资,1/3还维持状态,另外的1/3运行不下去已经解散了。”他说,创业死亡的风险不可避免,但众创空间本身会努力提供各种帮助,尽量将这一概率控制在一个适度的范围。

  B 四大难关:人才、项目、融资、政策

  “前几天还交流得好好的,过几天就没了,这样的团队我们已经见得太多。”张勇说。从中山大学研究生毕业一年后,他跌跌撞撞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有想法去创业容易,坚持活下来、还要活得好可不容易。”

  张勇最苦恼的是,人手严重不够,“有了想法但没人去做,这是最心急的事情。”他不无遗憾地说,现在他们做的一款智能遥控,早在市场还没起来、产品价格还是199元之前,他们就已经瞄准并有设计的想法,但因为研发人手紧缺想法一直未能落地,在拖了几个月之后,“市场已经被逐渐打开,现在做一个产品才卖 39元,基本是亏本生产。”

  从校园到社会的过渡,谢栩曾一度担心魔格动画团队管理的问题。直到毕业一年多,随着业务的增多,人员扩充、团队管理的问题终于摆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记者看到,在她的办公桌面上,堆放着许多企业管理方面的书。“我也在学习人员管理,包括招聘、薪酬设计,”这个团队里唯一的女生和创始人说,作为一家初创公司,魔格已经可以给出有竞争力的薪酬,也可以给员工上五险一金,但烦恼的是,“专职的人现在还不太好找”。

  据唐毅俊介绍,目前他接触到的大学生创业有两个特点,除了创业团队结构不稳定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创业项目视野不够开阔,很难跳脱出大学之外更广阔的社会当中。他笑称,在他们孵化的36个创业团队当中,基本都是在做大学校园的市场,其中有3个就是跟“送外卖”相关。

  针对智联招聘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60%多的大学生表示,创业将首选送外卖。这一结果引起舆论哗然,有批评声音认为,外卖送餐行业的商业竞争远比想象中的“跑跑腿”要激烈,大学生创业者在选择具体创业项目时盲目扎堆,隐患重重。资深投资人叶燕萍更是直言不讳地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送外卖不能简单地成为创业,只是其中一项分工、一个环节,简单地把送外卖当作创业,可能是想法偏差。

  此外,融资和政策也是大学生创业过程中面临的两大难题。

  今年5月,共青团广东团省委发布《广东青年创业就业蓝皮书2015》。蓝皮书显示,25%的在粤大学生创业资金来自家庭支持,19%来自银行贷款,合伙融资和个人存款各占18%,依靠政府基金支持的只有12%,民间借贷与风险投资则较少,同为4%。在创业政策落地方面,78%的在粤大学生认为创业环境较差或一般,存在政策落地难、政策主体分散、申请门槛高、申请程序复杂等问题。

精彩评论

收藏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